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七百三十六章 血灵湖上白云生(1/2)
天降我才必有用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  船行至湖心可见一十米直径的孤岛,尚未靠近孤岛就感觉到磅礴灵气滚滚而来,白小米对灵气的感应远超其他人,精神为之一震。

  楚江河心中暗忖,原来这里才是天坑灵气之源。他低声道:“张弛,咱们出的去吗?”

  张弛摇了摇头:“不知道。”虽然秦君卿将传送阵图和幽冥墟的经纬度给了他,可他也没有十足的把握,他将小船靠岸,跳上了孤岛。

  曹诚光紧跟张弛的脚步,他比其他人看得更清楚,除了张弛其他人都没有能力将他们从这里带出去。

  张弛开始布阵。

  白小米充满诧异地望着张弛,他是个时常创造奇迹的人,过去从不知道他还懂得阵法。

  楚江河将军刀插入地面,然后将缆绳栓在刀柄上,提防小船漂走。

  曹诚光一旁看着,嘿嘿笑道:“白费力气,这船应该用不上了。”

  楚江河没好气道:“与其浪费唾沫不如尽绵薄之力。”

  曹诚光道:“我倒是想出力,可的确没那个实力,人贵在有自知之明。”他向岸边望去,因为起了雾,穷尽目力也只能看到二十米之内的范围,曹诚光喃喃道:“不知秦老能不能挡住他们。”想起谢忠军表现出的彪悍实力,曹诚光内心发毛,谢忠军和白云生能够追到这里,证明秦春秋没能拦住他们,也就是说秦春秋十有八九已经遭了毒手。秦老的实力仅次于向天行,可据他所知秦老在围歼向天行一役中也受了重伤,始终没能恢复巅峰状态,只怕比起秦春秋还有不如。

  张弛的传送阵终于完结,取出秦君卿给他的高仿版天蓬尺插入传送阵的枢纽位。

  楚江河惊呼道:“来了!”

  湖面上的浓雾向两旁分开,一道白色的身影破开浓雾踏浪而来,远远望去,又如踩着一块冲浪板,衣袂飘飘白衣如雪,此人正是白云生。

  曹诚光感叹道:“血灵湖上白云生,风度翩翩无德行,金玉其外败絮内,真身是个狐狸精。”

  白小米瞪了曹诚光一眼,老滑头在这个时候居然还记得吟诗,她的第一反应是为爷爷感到不平,可旋即又意识到,爷爷对自己根本没有骨肉之情,他这次前来是要追杀他们,内心顿时变得无比沉重。

  楚江河右臂伸直对准了湖面上的目标,弩箭拖着一道道的红色光束向白云生射去。

  弩箭中途轨迹就发生了改变,似乎突然进入了一个扭曲的空间,分别向两旁变向。

  白小米娇叱一声,双手挥出,数道电光向上方射去,在半空中汇聚在一起形成一个耀眼的闪电圆球,蓝色的闪电球电光浮掠,自空中直奔白云生的头颅轰然击落。

  球形闪电在白云生头顶一尺处突然停滞,滴溜溜旋转,白云生右手向前方一指,球状闪电变形拉长,形成一道曲折的闪电链直奔岛上众人射去。

  白小米双臂舒展,一面电网迎击而出,阻挡住白云生激发出的闪电链,闪电链和电网刚一接触,电网就融入闪电链中,闪电链的强度和亮度顷刻间增长数倍。

  楚江河在白小米牵制白云生注意力的时候连连射出弩箭,可他射出的弩箭不是被扭曲改变了方向,就是中途被阻。

  闪电链已经逼近小岛,白小米俏脸上闪过一丝惶恐,她擅长控电,可两次远程攻击都被爷爷轻易化解,转而为他所用,而且威力倍增,这样威力的闪电打击恐怕他们四人无法抵挡。

  电光却突然从眼前消失,一堵土墙倏然从小岛的边缘平地升起,阻挡住了闪电链,闪电链灵蛇般缠绕在土墙上,土墙迅速形变,形成一个两米直径的硕大圆球贴着水面急速飞出直奔白云生撞去。

  白小米眨了眨双眸,这才看到曹诚光趴在地上,身形如同一只蛤蟆,他的异能可不仅仅是土遁,面对共同的敌人白云生,曹诚光不得不拿出全身解数,这一招是他压箱底的绝招移山填海,控制小岛上的土石,先凝聚成为土墙,护住队友挡住闪电链的攻击,然后变成圆球,携裹着闪电向白云生发动攻击。

  白云生冷哼一声,一掌向那硕大的土球劈去,他距离小岛只有一步之遥。

  白云生的掌力还没有接近土球,那土球竟先行爆裂开来,一时间泥沙漫天灰尘弥漫,白云生素来爱洁,这突发的状况让他前行的势头为之停顿,引动湖水在他身体周围形成一道透明的屏障,土球爆裂形成的沙尘无一能够进入这屏障之中。

  张弛的传送阵已经开始启动,围绕那根天蓬尺一个蓝色的漩涡正在形成扩大。大声道:“都准备好了!”

  白云生拍开沙尘,定睛望去,前方小岛的周围竟然筑起了一圈土墙,就算他神通广大,也看不清土墙后的情景。白云生一拳向那土墙击去,气势万钧的一拳以摧枯拉朽之势击碎土墙。

  土墙炸裂开来,里面刺眼夺目的蓝光透出,小岛上蓝色龙卷接天引地,周围灵气纷纷向小岛聚集,岛上已经失去了四人的踪影,白云生几乎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,料定那四人应当就在这蓝色龙卷之中,他双臂平伸,身旁湖水涌动,两道犹如长龙的湖水随着他手臂的舞动升腾而起,在他双手合拢的刹那,两道水流汇集在一处,一道雄浑霸道的水箭笔直射向那道蓝光形成的龙卷。

  水流在白云生的激发下其威力如同出膛炮弹,蓝色龙卷在水流的冲击下变形,可水流却无法止住龙卷旋转的势头。

  蓬!

  龙卷突破了湖底屏障,上层血灵湖红色的怒潮从缺口中向下疯狂涌入,看到此情此境,白云生也不禁心中骇然。

  身后传来谢忠军的声音:“快走!”

  张弛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一间黑暗的房间内,身下是破破烂烂的茅草,因为没有窗,气味难闻,外面烛光闪烁,有一段距离,所以光线黯淡,他的手脚都被麻绳捆着,想开口说话,意识到嘴里塞着布团,张弛心中暗忖,自己这是沦为阶下囚了?

  借着微弱的光线向周围看了看,狭小的房间里只有他自己,其他的同伴一个都没有看到,张大仙人心中有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