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4|第四章(1/2)
兼职无常后我红了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  兰菏感觉到魂魄抽离,趁着还没人发现他没气儿了,便立刻对老白抗议道:“我还在工作,能不随随便便勾我魂吗?”

  历来走无常的人,都是说倒下就倒下,但兰菏觉得明明有改进空间,阴间也太强势了。

  老白:“有急事。”

  兰菏:“什么急事?”

  老白:“给俩钱花花。”

  兰菏:“……”

  ……差点没气死,但凡加个“请”,听起来都没那么像不孝子。

  老白理直气壮地道:“上次说好的手续费也还没给我,原来给的钱都花光了。”

  那么多钱,就花光了?兰菏也不知道阴间现在元宝具体的购买力如何,但他知道,普通人家给过世的人烧纸,一次烧四刀左右。

  他叠的元宝成色还更好,怎么算老白也花得太快了。

  兰菏想了想演过的家庭剧,忍不住道:“你当我是提款机啊。”

  老白:“是印钞机叭。”

  兰菏:“……”

  他无语地道:“算了已经差不多了,你可以等我把这边的工作结束,随我一起回去拿钱。”

  兰菏这两天是一边准备试戏,一边给宋勤民和老白叠元宝,他甚至做了一些手工香,

  老白那死人脸上又出现了美滋滋的神色,格外诡异。

  兰菏看了看已经有点乱的剧组众人:“好了回头再说,我很急!”

  ……

  “怎么会这样?没呼吸,真的没呼吸!”

  “不要动他,我打急救电话!”

  “真的不用人工呼吸吗?我学过一点。”

  兰菏慢慢睁开眼,(故意)中气十足地道:“我没事,不用叫救护车。”

  众人看他醒来,绷紧的心弦一松,甚至想感谢上苍,就是晕一回咋还晕出话剧腔了。

  刚才一下没气儿,把他们给吓惨了,就怕出什么事。

  这怎么……说去世,还就凉了呢。

  “真没事?你要不还是去医院看看?刚才一下就无意识了,说话声音都怪怪的。”王茂担忧地道。如果兰菏身体不好,那演技再好他也不敢用了啊,剧组本身就经常高强度工作。

  刚才有点用力过猛,兰菏调整了一下发声位置:“能有什么事,刚才不是说好了我表演一下去世吗?”

  众人:“…………”

  他们有点不太相信自己的理解了,意思是,刚才那也是表演的一部分?

  怎么可能啊!凉了啊,都凉了啊!!

  嘴唇也是白的,脸上血色眼看着也没了,心跳反正手是摸不出来,明显再过一会儿是身体都要僵了。

  兰菏觉得自己好难,还要编理由,“我……练过瑜伽,就是控制了自己的呼吸频率,降到很低很微弱,看起来好像是无意识,其实真的只是在表演。”

  瑜伽?还有这么玄乎的功能?

  这个说话,大家一时真的不敢相信……要说兰菏是有什么怪病,他们可能还信。

  王茂狐疑地道:“怎么叫你都不醒,你真的没……晕么。”

  “表演还没结束呢,去世的人是没有反应的啊,我只是展示一下这样的状态。”兰菏看了一眼还站在旁边的要钱鬼老白,镇定自若地道:“刚才毛毛摸了我两下,说我凉了,然后王导你说……”

  他把大家刚才做的事情、说的话都一一说出来,毕竟刚才他虽然进入假死状态,魂魄其实还在房内,在和老白说话的同时,也将一切收入眼底。

  听兰菏这么一说,众人这才渐渐信了,但神色之间充满了不可思议。

  大家从业这么久,就没见过哪个演员能把尸首演到这个程度,再差一点点,他们就叫救护车了。

  “本来以为你想开个玩笑,没想到,其实是绝招啊!”王茂精神放松下来,也想到了什么,“我倒想起以前好像在网上看到过,说什么国外瑜伽大师进入假死状态数年,挖出来又复活……我本来以为是传说,居然真有现实基础。你练了多少年?难不难练?”

  兰菏干巴巴地道:“难练,看天赋。”

  “厉害厉害。”制片都忍不住鼓掌了,“太真实了,太绝了。要我说,咱这角色如果定了兰菏,应该专门为他这绝技,拍个长镜头。等他角色领盒饭后,就怼着拍,看网友能找出他的呼吸不。”

  兰菏:“……哈哈哈哈。”他心底琢磨,制片这也是算满意他的意思吧?

  制片那句话让本就逐渐松下来的气氛堪称欢快了,大家都七嘴八舌开起脑洞。

  王茂也哈哈一笑:“那兰菏身体应该很柔软吧,能不能劈个叉给看看?你的腿能绕过脑袋吗?”

  兰菏:“…………”

  ……撒谎害人害己啊!

  其实,硬要劈也不是不可以,但是劈完他不一定能重新合拢。

  兰菏勉强笑了一下:“那些都是雕虫小技,绝招您都看了,还看雕虫小技做什么。”

  只见那鸭舌帽男子摘下了帽子,淡淡插言:“这招确实很绝。”

  其他人都罢了,早就知道这人身份,兰菏不经意看清他的脸,却是愣住了,“……柳醇阳,柳醇阳导演?!”

  以柳醇阳的知名度,就算兰菏不提前搜索,或者拉给大街上任何一个年轻人看,也能认出他。

  兰菏不甚了解,但王茂以前其实和柳醇阳是同班同学,只是一个拍电视剧,一个拍电影去了,出现在对方的剧组一点也不奇怪。

  柳醇阳对兰菏本来就有几分兴趣了,刚才那招原地去世,更是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,当即道:“刚才你的表演不错,我有部戏在筹备,你要不要试戏?”

  兰菏都激动了,柳醇阳这么爱用老班底,能用新人,而且主动邀约,这得多难得啊!

  还没等兰菏说话,王茂立刻道:“哎,有没有这样的,上我们剧组选人?”

  兰菏立刻冷静了一点,对哦,他今天是来试王茂的戏的。

  柳醇阳道:“那就改天约,我们加个微信。”

  王茂:“……”

  制片忍笑道:“王导,柳导,你们别吓着人家小孩了啊。兰菏别怕,这两个剧组也不一定时间完全撞上,你该试戏试戏,他们就是老基友拌嘴而已。”

  其实他们也知道,虽说他们这边也没定下,只是初试下来看好兰菏,柳醇阳也没说试什么角色。但同等条件下,谁都会选择柳醇阳和电影啊。

  同时兰菏也清楚,一个意向,不代表都定下来了,以他的经验,最后两个都是空也不是没可能。现在就想我选柳醇阳还是王茂,这不跟你小时候想选top2哪个大学一样,想太多了……

  他老老实实道:“谢谢两位导演给的机会。”

  王茂这边,基本是通过初选了,他们应该还要斟酌,征求总制片意见,甚至可能要求复试,才会定下来。

  柳醇阳也和兰菏加了微信,说回去给他发段戏,另约时间试戏。

  柳醇阳其实还没正式开始选角,主演都还在接触中,只是看到兰菏后,觉得和他新戏中一个反派有些契合。

  兰菏那段临死的戏让他提起了兴趣,他给反派写的临死戏也需要细腻而有张力的表演。虽然兰菏是去试王茂的戏,但柳醇阳觉得和自己要的感觉有些接近了。

  兰菏不是反派长相,甚至笑起来还偏可爱,但柳醇阳心里的形象恰恰是外貌和反派沾不上边,这样才有反差,这也是他满意的另一个点。

  但柳醇阳还要再试试,判断兰菏有没有能力完成这个角色的其他部分,所以他给了兰菏一段比较有代表性的戏。

  ……

  再次婉拒王导想看腿绕过脖子的请求后,告别众人,兰菏坐地铁回去。顺便也发微信给公司说了一下情况,那边十分重视,还问兰菏要不要加急找老师指导,兰菏也婉拒了。

  老白站在他旁边,感慨地道:“以前只有我们在地下走的。”

  地铁里人不少,兰菏靠着扶杆,平静地直视前方,就像根本看不到老白。

  老白再次见识了他装傻充愣的本事,“唉,这就是演员吗?”

  兰菏把老白带到自己公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