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5|第五章(1/2)
兼职无常后我红了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  女鬼不了解阴司,她们是滞留人间的厉鬼,只道听途说阴司有什么司,什么谁也没说过,阴司的后勤部门都有哪些啊……

  不过。

  她看着这个无常的眼神,觉得对方好真诚啊。

  兰菏已经展开了自己的表演:“我脸上的面具就是防飞沫喷溅的,你知道京城鹿苑酒店吗?我死之前是那里的行政总厨,我们主要做淮扬菜,也炖药膳,因为上头的喜好,还学了茶点。我一般是不出来的,但你也知道阴间的风气,这不是有菜色要用金箔做点缀,还让我自己出金箔。其实金箔对味道有影响吗?一点也没有,只是提升一下价值而已。我又穷死了,到处找一下有没有哪个鬼有金子,我好……那个一下。”

  当初上学的时候,他即兴表演就一直很拿手。而且他还真演过厨子,又参考了一下老白的贪财形象,演起来十分饱满。

  这一刻,观众是鬼没关系,停车场就是他的舞台。

  小红小绿看着兰菏,更加觉得他没说谎了。

  可能原意真的是,嗅到了鬼味儿,想来勒索一下的?

  她们用自己不多的理智分析了一下,既然对方不是来管闲事的,那也没必要对他不依不饶,就算炊事班,好歹也是阴差。

  “好了,这厨子啰嗦得很。”小绿借邻居的口不耐烦地道,“快滚吧,对你做什么,也算我们以多欺少了。”

  邻居已经失去战斗力了,她们两个,兰菏一个,可不是以多欺少。

  兰菏摊了摊手,“回见,祝你们早登九泉。”

  他退了几步,冷不丁从怀里掏出了一把纸牛纸马抛出去。

  “牛马识途赴阴城,永辞山岳洞幽冥。纸墨难言参阎君,日月无光眼睛明。”

  纸牛纸马迎风就长,眨眼间牛马成群,头尾一摆,活了过来,一下隔开了小红和被附身的邻居。

  ——阴间阳间本就有部分重叠,只是彼此看不见。鬼要使用纸扎,得另一个世界得人捎(烧)去,而兰菏自己把它们带到魂魄的世界,自然省去了捎这个动作,只需为其开光。

  兰菏右手向下,绕在手腕上的锁链也落了下来。

  看到在阵势,小红和小绿还能不明白被骗了么,一个厨子随身带什么勾魂索。

  小红暴露,身上的红色就更加鲜艳了,血一般,只是她还没来得及有什么动作,只听得一声“哞”,一声“希律律”,牛马群扬蹄狂奔,把她撞倒后原地又犁了十来遍。

  以多欺少?这才是以多欺少。

  兰菏这厢,则是将勾魂索一抛,套在“邻居”身上。

  “邻居”一下大受刺激,尖叫着仰倒在地,翻滚了好几下,不愿离体。

  兰菏把着锁链上前,看到他身体抽搐着,显出了重叠的绿色身影。

  “邻居”忽然暴起,两只手都透出了青黑色,想去掐兰菏。

  兰菏偏头,一拳用力砸在了“邻居”脸上。

  他看着白嫩甚至偏瘦,但绝不是干瘦,经常锻炼,没个好身体怎么撑得起熬夜拍戏啊。

  这一拳堪称物理勾魂,“邻居”鼻血狂飙,往后倒了下去,而绿色的鬼影还坐在原处,压根没跟得上身体的动静。

  “来!”兰菏顺势将锁链一扯,小绿就彻底脱离了邻居的身体,被兰菏拖了起来,犹自挣扎着想拳打脚踢兰菏。

  邻居还瘫在原地,人事不省。

  那边,踩踏正激烈,小红已经快被犁平了,挣扎着爬起来一声尖啸。

  停车场的灯随着啸声齐齐闪烁数下,她指甲爆涨,狂挠那些牛马,毕竟是纸质的,也有几头被她挠得破损了,低吟几声,走到一旁伏地而死,化为纸屑。

  兰菏把剩下的纸牛和纸马也扔了出来,其实现在他腾得出手,也可以选择用勾魂索,但是他还是第一次真实看到自己的折纸化为真实,不免觉得稀奇,想再看看。

  小红见兰菏已经把小绿锁住了,更是气急,狂躁地撕扯着面前的一切。

  勾魂索死克阴魂,虽然是黑白无常手里锁链的打板货,要制住她们也够了。

  小绿觉得只怕不妙,哀求兰菏道:“大人,我有金箔,是之前要害的人烧给我的,足足一捧,我都给你,你收了那些牛马吧,她受不住了。”

  下头条件不怎么样,阴差贪墨情况很严重,但所有鬼收到的金银成色也就那样,剔除破钱,所剩不多。

  她觉得即便兰菏不是厨子,也不至于不要金子吧。

  兰菏还未说什么,又是一道锁链飞来,把小红给捆得结结实实。

  兰菏回头一看,却是一个穿着同款制服的阴差,手里也提着灯笼,写的是“阴曹地府”,高帽子上写的则是“天下太平”。

  这阴差也是一张青灰的死人脸,眼睛细细长长,对兰菏一笑:“鄙人严三,你捎的信老白已收到了,只是他手头有事,把你给的金山分了半座,叫我来搭把手。”

  小绿:“…………”

  小红愤愤道:“你根本就不是炊事班的!”

  严三瞅着她们,阴惨惨地笑了两声,“阴司啥时候有这编制了,炊事班你们都信?”

  他可是看到了这小红的凄惨模样,那些纸牛纸马形神俱备,甚至精妙绝伦,姿态之凶猛,胜过他见过的几乎所有纸扎。难怪,能叠出成色那般好的元宝。

  小红和小绿沉默一下,然后大骂起兰菏来。

  兰菏振振有词地道:“我是搞后勤的,专门提供钱和装备,工种差不多!”

  小绿狂呸,差多了好么!

  兰菏只觉得那充满怨气的情感,又随着锁链传导而来了,不过除了所包含的情绪不同之外,也没有之前感受到的那样澎湃。

  这倒是意外所得,兰菏还想让老白带他去看恶鬼,取一下材,这就亲身体会小绿的情绪了。

  兰菏:“咦,你还能不能更恶毒一点了?”

  小绿:“………………”

  小绿被气得翻白眼,她第一次遇到有人说她一个厉鬼不够恶毒!!他这是看不起她,她不恶毒那个人是怎么躺在那儿的?

  这到底什么臭流氓啊!

  被兰菏这么一激,岂止是怨气,恨意也涌上来了。

  小绿两只眼睛都流出了血,恶狠狠盯着兰菏,兰菏则品味了一下那种情绪,恶意,怨毒,还有因为不得超度的阴寒痛苦……

  严三喃喃道:“什么爱好……”

  老白还说他新召的那个生无常心肠特别软,而且很好说话,就是有时候腹黑一点。现在看来,宣传和实物根本不符吧。

  兰菏抽离了情绪,对小绿诚恳地道:“谢谢。”

  小绿:“呸。”

  严三掂了一下鬼魂,“对了,看样子你们鬼龄应该不足三年吧,横死鬼捉替身也需满三年,你们是怎么偷学到捉生之术的?快把前因后果,给爷细细道来!”

  小红和小绿一下沉默了。

  兰菏不知道这规矩,他单纯同为人类,帮了邻居一把,本来捉替身这种事就是各凭本事。

  他只从邻居的通话中隐约了解,小红小绿应该是缠上了一个人,那人就去找了邻居帮忙,过程非常简单。可没想到,小红和小绿还是违规操作。

  小红和小绿不说话,严三只冷笑了两声,“罢了,这时节,真是什么妖邪都出来了……”

  什么时节,清明节么?兰菏以为严三说的是这个,“现在该怎么办,把她们带去东岳阴司审判吗?”

  “哈哈哈,她们这般横死厉鬼,可不是随便能去阴司的,而且她们坏了规矩,就算有高人给超度,洗脱冤孽,也且等着呢……再者,就算能带去,我也没法带她们去东岳阴司啊。”严三示意兰菏看自己的灯笼,上头写的是阴曹地府。

  “这阴司……不是只有一个吗?”兰菏之前也看到了灯笼上的字,但他以为是同一个地方的不同表述,有些困惑地道。

  “阴司当然只有一个了,但有好几个老板啊,你我虽然算得上同僚,但我不能去向你老板汇报工作吧。”严三悠悠然,“简单说吧,神赖人灵!往前这东岳阴司信的人最多,府君便为阴间之主。后来信阎罗王的也多了,便分了权,府君也多了个职称:十殿阎罗中的‘泰山王’。大家职能都健全的同时,却也各有倚重,或主断案,或主收狱。”

  兰菏也没有系统了解过阴间系统,听他一说,这阴间和阳间果然是脱不了干系,还经历过权力更迭。

  而且他自己也领悟到了严三没说出来的意思:阎罗是佛教的概念,泰山王则出自道教神灵系统,信阎罗的多了,就是佛教传入华夏,两教在这方面更进行了相互融合,最后形成这样现在的格局。

  “多谢了。我也不会超度,该拿她们怎么办?”兰菏觉得不大好办啊,总不能放生了吧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