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9|第九章(1/2)
兼职无常后我红了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  一员猛将?

  这个无常比他稍矮,虽然看不见全貌,眼睛却是稍圆形的形状。如果这也算猛,那猛字可能在他不知道的时候被重新定义了。

  宋浮檀看着兰菏理直气壮的样子,“你知道帽子的高度不能算进身高吗?”

  兰菏:“……”

  “我上司认证过的!”兰菏气得把帽子摘下来抱在怀里,一头乱毛地道,“我的战驴能把恶鬼犁平,你也别看不起它……对了,它到底在哪里?”

  他折的纸驴质量很好,没看老白还要了送上妙感山。要不是人工损坏,应该可以用挺久。

  宋浮檀说完就疑心自己过于嘲讽了,但看无常似乎也就气了三秒,他也悄悄把目光游离过兰菏的头发,若无其事地道,“它?你接着看戏吧。”

  兰菏转而看那戏台上,把帽子也戴了回去。

  只见“婆婆”被“儿媳妇”欺压得狠了,居然天降正义,从幕后走出来一个穿着官袍的角色,身旁还跟着一干小吏,大声呵斥:“吾乃阴曹地府阎罗王,大胆刁妇还不跪下!”

  其他角色赶紧跪下,黎川饰演的恶婆婆偷偷看了一眼,发现这“阎罗王”耳朵上还挂着一张纸钱。害怕之余倒有点无语,这说是旧俗,可挂纸钱是活人扮鬼,你一个鬼凑什么热闹……

  “阎罗王”是来主持公道的。

  “秦氏不敬尊长,肆意欺辱,现罚你变作活驴,叫婆婆乘骑!”

  “阎罗王”一声令下,“儿媳妇”就被小吏们围住披上“驴皮”,变作了一头驴子,后腿还不大灵便。

  恶人有恶报,台下观众热烈鼓掌,“好!好!”

  只是那凭空出现的小瘸驴抬头看看,啊昂叫了两声,竟是一下站了起来。

  小吏一慌,“秦氏,你干嘛去!”

  小瘸驴管你什么秦氏不秦氏,后蹄一甩就蹬开了他,从台上跳下来,也露出了身后趴着的黎川。它也不管障眼法穿帮了,一瘸一拐疾冲到兰菏面前,用脑袋拱他的手心。

  宋浮檀在旁解说:“先前被他们借走了。”

  他离魂后原是想跟着纸驴回去,遇到这些孤魂野鬼,因写作需要,要问他们些京城旧事,就答应把驴子借给他们做道具,只是不大放心,万一纸驴破损呢……就跟来看。

  兰菏抬手摸了两下驴耳朵,还没怎么样,就听那边终于发觉他存在的鬼群爆发出尖叫:“条子来了!快跑啊!!”

  兰菏:“……”

  不跑也就罢了,一跑兰菏就下意识想拦。

  他看到那些鬼魂往旁边蹿,扇子一展,猛扇动了两下,鬼魂就不由自主被扇得倒退了几步,其中一条钻空子要跑,倒是宋浮檀伸手拦了拦。

  那野鬼没当回事,这只是一道生魂,还伸手去抓他。

  宋浮檀不闪不避,鬼手还没伸到近前,他领下的念珠就涨出淡淡的金芒,刺得野鬼一个跟斗,翻了出去,身形都模糊了一瞬。而宋浮檀还稳稳在原处,云淡风轻。

  兰菏也是被带跑了,呵斥道:“不许动,原地抱头蹲下!”

  这些都是孤魂野鬼,哪来的胆子光明正大和阴差作对,他们本事原就不足,否则也不会一个道具都变不出,还要问宋浮檀借,一个个老老实实地蹲在了原地。

  “你们没事吧?”兰菏这话是问那两个活人,想起这里还有两个倒霉蛋。

  他语气很温柔亲切,梦晴和黎川却瑟瑟发抖。在他们眼里,兰菏和其他鬼也没多大区别……哆嗦半天,才大着胆子告状道:“我们想回去,我们不是自愿的。”

  那扮演“阎罗王”的小鬼蹲着往这边跳了两步,争着主动道:“老爷,我们知错了,就是戏瘾发了一回而已,我也是第一次扮阎罗王殿下啊!我,我检举揭发,我戴罪立功!”

  他说着,指向另一个野鬼道:“他以前最喜欢偷偷演《骂阎罗》,最喜欢哼哼那句‘

  呀呀呸,听说五殿阎罗秦广辉’……”

  “我呸,难道你就没演过《闯判官》吗?”

  两个鬼对骂着,竟厮打成一团。

  兰菏瞠目结束,居然还有点想笑,“行了行了,这些都不追究了,但人鬼殊途,你们欺负活人,把人家强行带来唱戏,实在是恶霸行为。罚你们……把水果给我!”

  实不相瞒,他下了个山,觉得自己又能吃一点了,不过之前吃的都是肉,想来点蔬果了……

  众鬼面面相觑,一般鬼差,都是索要钱财香火。

  兰菏:“快点给我,我知道你们有,清明过去没多久!”

  鬼们:“……”

  活人们:“……”

  鬼吃饱一顿最多能顶一年,前些天清明,的确捞着一些吃食,就跟活人过年一样,十分开心。也的确剩了一些菜,就跟大年三十的菜总吃不完一样。

  只是,要上交给无常么……也太不舍得了。

  兰菏:“快点,把吃的交出来。”

  他挨个收吃的,这个要来一个桔子,那个缴走两个苹果,凑了个果篮。

  兰菏对战果十分满意,但一干鬼魂,就哭唧唧的了,“哭什么哭,你们吓人的时候怎么没想着哭?”

  为首那鬼抹着眼泪道:“来老爷,那唱戏的事真的不追究了么?”

  阴差也没什么信誉,他怕的是这位“来都来了”大老爷,拿了水果还要另行追究,最后把他们刮得一点儿油水不剩。

  “不要乱害人,唱个戏我管你们做什么。”兰菏道,“别说,唱得还可以,下次我还来。”

  “……”他们全都把头低下了,不敢接这个茬儿,支支吾吾,“贡也上了,我们告退了。”

  兰菏动动手指,他们便迅速溜走了。

  兰菏拿着收缴来的一堆水果,问黎川、梦晴和宋浮檀:“吃不吃?”

  三人:“……”

  尤其是梦晴,她觉得鬼差会不会太平易近“人”了……让本“人”有点惶恐。

  兰菏一人给了个桔子:“你们也可以走了,快回去吧。”

  可以回去了?黎川险些脱力坐在原地,他还以为走不了了。

  黎川和梦晴都战战兢兢,虽然接了桔子,但哪里敢吃啊,说不定第二天就会变树叶呢,《聊斋》里不都这么演的……

  这鬼差虽然帮了她们,也是鬼啊,看着怪恐怖的。

  俩人琢磨着对方可能活了不知道几百年了,就给他行了个戏剧里头的古礼,这才手拉手头也不回地跑开。

  这俩看起来顶多80后,怎么道别还屈膝的。兰菏一边吃桔子一边琢磨。

  ……

  黎川和梦晴攥着桔子在夜里狂奔,头也不敢回。幸好黎川记性好,一路跑回了休闲山庄,夜里大门紧闭,只有门卫室亮着灯。

  两人冲过去敲门,门卫看到两个头发散乱,扮成旦角儿的人,神情还有些惊恐地出现在外面,皱眉道:“什么事?”

  “你好,我们是今天来这边演出的川元班的演员,我们想进去一下可以吗?”

 &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