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13|第十三章(1/2)
兼职无常后我红了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  兰菏也不知道其他鬼差是怎么解决类似事,他强烈怀疑老白的老式做派,要么不管,要么就直接把偷东西的人拖到阴间恐吓一顿。https://

  但以兰菏的想法,还是要让那人接受法律的制裁,也防止以后再有类似的事情发生。偷人墓碑,也太缺德了。

  因为工作在身,也不想显露出和这件事的联系,包括在那长衫鬼面前。兰菏决定以无常的身份去找——警察。

  至于如何找,就不得不提起阴间传统技能:托梦。

  ……

  王粒粒是一名普通的京城民警,每天兢兢业业工作,不时加班,回宿舍沾床就睡。平时他的睡眠质量都很好,这天入睡之后,却是做了一个梦,很荒诞又很真实地梦。

  一个穿得像鬼片里造型一样的鬼差,蒙着脸站在他面前,问他:“盗窃案你管不管的啊?”

  “是我们辖区的就得管啊,你谁?”王粒粒内心隐隐知道自己其实是在做梦,所以没什么害怕之情,甚至理所当然地对话起来,没怀疑这诡异的场景。

  “我和你算是同行,但我在阴间工作,特来和你举报的,有条盗窃案的线索。”兰菏说道。

  王粒粒一个激灵:“什么线索,还要跨界执法的。”

  兰菏看了看自己抄下来的地址,“这个地方的户主陈某,平时偷窃墓碑,重新制作后贩卖出去。”

  他为了引起重视,又补了一句,“在阴间影响极其恶劣!”

  “还有偷墓碑的?哇,在你们那儿算重案吧?”王粒粒也觉得稀奇,再看地址,“这个地方,是我们辖区,我有点印象。”

  重案?好像也不算,兰菏道:“总之麻烦你了,一定要去查一查,他把墓碑重制又卖给别人,也引起不少麻烦,其中一个叫徐贵的鬼因此很受困扰,希望追回自己的墓碑。”

  他说罢,又不好意思地问道,“对了……我能不能和你借点纸?”

  王粒粒还在琢磨那什么徐贵呢,“纸?什么纸,为什么?”

  “你们阳间警察的纸张也是有正气、煞气的,对我的工作比较有帮助。”兰菏道,“我想着,来都来了,能不能借点儿。”

  王粒粒的目光顿时移到了他头上,对这四个字印象更深了,来都来了啊,“那可以吧。”

  对方非常礼貌地道谢了,然后再次嘱咐他,请一定一定要去破了这桩盗窃案,帮一帮徐贵以及其他倒霉的鬼。

  当王粒粒从睡梦中醒来后,言犹在耳。

  他有种不可思议的感觉,虽然是梦,但这个梦不像以往,醒来就完了,不记得了,反而有种格外清晰的感觉。

  而且梦里他的情绪也淡了很多,既不怎么害怕,也不觉得奇怪鬼差帽子上还写着“来都来了”,脸上甚至蒙着面罩……现在回想起来,才觉得形象有点儿奇怪。

  还有那什么“嫌疑人”地址,和受害人名字,也记得特别清晰。

  王粒粒颇觉怪异地翻身起床,准备洗漱,却见到自己放在书桌上的本子被摊开了。这笔记本是单位发的,平时用来记个案情,写个会议笔记之类的,这一本还只用了一半。

  但眼下,这笔记本剩下一半空白页竟是不知被谁齐齐撕走了。

  “我……靠?”王粒粒拿起笔记本翻了下,突然想起那个清晰的梦里,鬼差对他说,能不能借点纸。

  王粒粒一身鸡皮疙瘩瞬间就起来了。

  他自觉平时胆子也算大,可遇到这种事还是叫人发毛,尤其是当他查看了一下,发现门锁没坏,钥匙也只有自己有……

  不是,就算坏了,未必是有人偷东西偷到警局宿舍来了,还只偷你半册本子的啊?

  然后他又刚好做梦梦到有鬼差借纸?那得是多大的巧合。

  心神恍惚地洗漱完,王粒粒索性去调了监控来看,哪怕有万分之一的巧合呢。可结果是,坐实了没人来过。

  见鬼了,真是见鬼了!

  这种事,王粒粒都不知道和谁说,谁又能信他啊。

  王粒粒忽然想到了那个鬼差报给自己的地址,突然心潮涌动起来,这鬼差特有礼貌,也没吓唬他,就是请他查案。纸是真的被借走了,案子是不是也存在?

  世上有几个人,能有这样的遭遇啊,这算什么,阴阳两界通力合作么,这案件虽然不大,但名头也太牛逼了吧,我是什么天选之子啊……查了!

  王粒粒穿便服跑去那个地址一看,没有门面,就是一楼的民居,大门敞开,里头放着不少石料制品,十分粗陋。也是,一个原料都不愿意买的人,怎么会租赁门面。

  看到经营内容时,王粒粒心里就更加笃定了,那个梦没错。

  他假装看产品,趁老板没注意,溜达到了内间的制作室,“朋友介绍我来的,这些都是还没加工好的啊?”

  老板毫无所察:“是啊,我这里便宜,你要订做么,我给你刻字。”

  “我看看质量……”他蹲下来,目光巡视,看到了其中一块石碑上的字还没磨干净,隐约可见“之墓”“敬立”等模糊字迹。

  我的梦是真的,真的有鬼差给我托梦!!

  王粒粒心里有数了,忍住激动站起来道:“好像有点薄,我再看看吧。”

  ——本来就是偷来的墓碑,为了把字磨掉,当然会薄一点。老板直撇嘴,“我们这个便宜啊,薄了一点点而已,你再去看吧,没这么实惠的。对了,你还买别的嘛?”

  “不了。”王粒粒在心底骂了句缺德就走了。

  .

  “靠,你昨晚睡得像死了一样,喊都喊不醒。”程海东打着哈欠道,“我昨晚起来喝水,绊了一下砸在你身上,问你有没有事,你都没吭声。”

  但是他实在太困了,兰菏没回应,他喝完水也就睡了。现在想起来,还觉得是不是不大好呢,万一兰菏其实晕倒了,他岂不是不知道。

  “太累了,睡得有点沉。”兰菏也不能说自己半夜……练瑜伽吧。

  白天陈星扬把砚台的事悄悄告诉了隔壁剧组,隔壁剧组也偷偷调查了两天,查了监控,可想而知没有人藏砚台的片段。

  砚台是找到了,他们还是不敢用啊,正琢磨是不是还是办七天法事的时候,警察来了。

  警方表示,他们刚刚侦破了一起偷盗墓碑的案件,作案者把墓碑上的刻字磨掉后再行销售,偶有一些石料好的,也制作成了其他物件贩卖。

  如今正在联系受害者,无论是墓碑被偷的家庭,还是购买了产品的。

  根据账本和作案者交代,其中几组被剧组买走做道具了。

  听完,隔壁剧组的人都傻了。

  难怪啊!他们说这砚台不对劲,怎么老闹鬼,还有人说是个文雅的鬼,看上了老砚台,感情根本就是用墓碑做的啊!!

  一直保管砚台的道具都想晕过去了,那他岂不是跟别人的墓碑待在同一个房间。

  来者正是王粒粒,他看剧组的人脸色都不对,便追问。

  “说出来您不要觉得我们……在骗您。”对方迟疑地道,“前些天,我们剧组的砚台一直不见,后来才发现莫名其妙都到了酒店的柜子里,监控却找不到放砚台的人。而且拍摄的片段里,砚台还会自己动。”

  王粒粒:“哦……”

  剧组的人反而有点愣了,怎么警察同志这么淡定的啊。

  王粒粒都被鬼差托梦了,这事儿他根本不觉得奇怪,要不是职责在身,他甚至想说你们这算什么,看看我,我的笔记本都被鬼差借走了!

  当然,说肯定是不能说的。

  王粒粒咳嗽一声:“这个,反正砚台我还是带走吧,至于钱之后我们案件处理
为您推荐